朱群杰:“国王靠自己过活”中国版——1125年“金太宗被杖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9-01-29浏览次数:0

早期女真统治者在面对土地和人口的急剧扩张,以及渔猎文明与农耕文明间的文化冲突和政治压力,发展出了名为“勃极烈制度”的贵族合议制度。这种颇具女真族特色的军事民主制,既有早期民主制的烙印,又颇具政治智慧和实效性。天会年间著名的“金太宗被杖案”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金太宗被杖

1123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1068-1123)病逝,其弟完颜晟(1075-1135)成为金代第二任皇帝,是为金太宗。他先后于1125年、1127年擒获了辽天祚帝、宋徽宗和宋钦宗,将国势推向鼎盛。然而令人惊异的是,在具有早期民主特色的“勃极烈制度”下,堂堂的金太宗竟然因“背誓之罪”遭到了杖责的处罚。

本案记载于宋人赵子砥所著《燕云录》。这部记录赵子砥被俘期间所见所闻的笔记中,留下了这样的记载:“金国置库收积财货,誓约,惟发兵用之。至是,国主吴乞买(即金太宗完颜晟)私用过度,谙版(即太宗之弟完颜杲)告于粘罕(即太宗之叔完颜宗翰),请国主违誓约之罪。于是群臣扶下殿,庭杖二十毕,群臣复扶上殿,谙版、粘罕以下谢罪,继时过盏。”《靖康稗史笺证》收入宋无名氏《呻吟语》中也记载了此事:“虏库帑藏甚富,君臣相誓,非军需不启库。吴乞买嗣位后,多耗费。是冬,诸臣扶之下殿,声背誓之罪,梃杖二十,复扶上殿,谢罪。”

从上述记载可知,君臣相誓是女真习惯法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开疆扩土,金太祖曾与众臣立下“非军需不启库”的誓约。而随着君主权力的强化,统治区域的扩大,臣民人口的增加,财政支出的不断膨胀,皇帝越来越难以“靠自己过活”。《金史·地理志》载,天会三年(1125)三月,金太宗筹建了乾元殿,天会十年(1132),又兴建庆元宫。金太宗因用度拮据“违誓约而启库”,就发生在天会三年。完颜杲清查国库时发现此事,告于完颜宗翰,群臣当堂请君主受罚,金太宗被迫受杖二十。

《呻吟语》中还记载,金代“有事集议,君臣杂坐,议毕,同歌合舞,携手握臂,略无猜忌”,君臣之间平等相待,有早期部落遗风。金太宗在构建以礼乐制度为基础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过程中,受到了贵族大臣们的有力约束。他们以议事会的形式,遏制皇权的膨胀,束缚了其肆意妄为之举。这在推崇“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儒家君臣和知识分子看来,实在是匪夷所思之事。

“勃极烈制度”

“勃极烈制度”的本质是贵族集议。《金史·百官志一》载,“金自景祖始建官属,统诸部以专征伐,嶷然自为一国。其官长,皆称勃极烈。”勃极烈即女真语“族长”,都勃极烈则是统领诸部的族长之首。金太祖即位时,就自称“都勃极烈”。金太宗居守时,则称“谙版勃极烈”,“谙版”即皇储。这套制度是从女真部落议事会演变而来的。

除了“都勃极烈”“谙版勃极烈”之外,还有“国论忽鲁勃极烈”,“国论”即贵,“忽鲁”即总帅。该职位由完颜宗翰担任,相当于国相,位在诸勃极烈之上。此外,还有乙室、移赉、阿买、阿舍、昃、迭之号,都是宗室或功臣的封号,分别负责涉外事务、内外诸军、修筑城邑、阴阳占卜、悴贰之事。不过,这套“勃极烈制度”的生命线是短暂的,到金熙宗完颜亶(1119-1150)“定官制”之后,就不再实行了。

作为早期军事民主产物的“勃极烈制度”,是金代国家最高的议政机构,诸勃极烈共参国政,以军臣合议的方式,决定国策方针。金太祖时期,“勃极烈制度”产出了大部分最高决策,包括对辽、宋的政策方针。金太宗时期,始议礼制,加强专制皇权,勃极烈贵族议会仍保留了很大权力,尤其体现在“太宗被杖案”和皇储问题上。

人们通常认为,古代君权至高无上,除少数孱弱无能之辈外,大多神圣不可亵渎。像金太宗这样建立了丰功伟业,却仍受诸多约束者,真是少之又少。从中外比较的视角看,“勃极烈制度”对皇权产生了显然易见的监督约束作用,其约束作用与中古英国“国王靠自己过活”原则所蕴含的限权理念,可谓不谋而合。

与中古英国的比较

“国王应当靠自己过活”是流行于中古英国的谚语,指国王一般情况只能依靠自身收入,维持日常生活,惟战时,君主才能以国家首脑的身份,为保卫国家而获得特殊税收。百年战争、国外领土大量丧失、征收盾牌钱等原因,激化了英国贵族与国王之间的矛盾,王权日趋衰落。“国王应当靠自己过活”的原则,就是在英国“封君-封臣”制度日趋衰落的过程中被提出的。《大宪章》第25条规定,“除了国王的直属领地,国王不能任意增加其他郡和百户区的包租。”众所周知,这条规定对英国宪政传统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而“金太宗被杖案”却发生在皇权不断加强、贵族势力不断衰落的过程中。因感权力掣肘,金太宗渴望打破“勃极烈制度”,总揽大权,摆脱受制窘境。他逐渐削减勃极烈人数,削弱勃极烈权力。金熙宗即位不久,全面推行汉官制,设立三省六部,使金代中央集权达到了新的高峰,“勃极烈制度”被废除。熙宗后期,沉浸于专制皇权的快感之中,政事昏庸,嗜杀成性,招致杀身之祸。可见权力需要制约,特权滋生腐败,靠掌权者个人素养支撑起来的国家机器,绝非长治久安之良策,金代“勃极烈制度”的兴衰有其值得借鉴的意义。

(作者:朱群杰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2019-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