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外国
王海军:专制与现代化的张力——1881年“亚历山大二世遇刺案”
发布部门:法史网     发布时间:2018-07-25

  ▲ 亚历山大二世遇刺(素描画)

19世纪60年代,被称为解放者沙皇的亚历山大二世(Александр II Николаевич1818-1881年,1855-1881年在位)在俄国进行自上而下的结构性改革,其中最为瞩目就是农奴制改革和司法改革,这突破了阻碍俄国发展的最大瓶颈,俄国现代化进程也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但改革同时也导致了社会动荡、不稳定因素的增加,以及各阶层矛盾的激化,某些社会激进分子开始倾向于武力,并将矛头直指沙皇亚历山大二世。

“人民的意志”

人民的意志是当时沙俄最为激进的革命组织,他们致力于制造一次社会剧变,并借此推翻君主政治,将国家的财富重新分配。人民的意志组织曾几次密谋刺杀亚历山大二世,但均未成功。188131日下午,亚历山大二世在例行巡查军队后沿着伊卡特林斯基运河返回冬宫时,人民的意志成员雷萨科夫朝他的马车投掷了一个装着化学物质的锡铁罐,但这次爆炸并未伤及沙皇,沙皇走出他那被毁坏了的马车来查看情况,询问受伤的人,并斥责雷萨科夫。当亚历山大二世走过时,另一名人民的意志成员格林尼夫斯基引爆了第二枚炸弹,亚历山大二世这次受到了致命的伤害。一小时后,几千名跪在冬宫外祈祷的俄国人得到沙皇去世的消息。格林尼夫斯基在那天晚上因受伤而死亡,同案犯雷萨科夫成为了主要调查对象,其他相关人员也相继被捕。

对刺杀者的审判

在对人民的意志成员逮捕行动的同时,沙俄政府已经开始迅速地对刺杀者进行审判,其中六人被指控参与刺杀沙皇的行动:雷萨科夫、米哈伊洛夫、海夫曼、佩罗夫斯卡亚、热利亚博夫和基巴斯契夫。六名被告人共受到包括刺杀沙皇和参与秘密革命团体在内的24项指控,审判的确定由10名来自社会不同阶层的法官作出,同时沙俄政府针对此次审判规定所有新闻出版都要经过审查。

1881326日,亚历山大二世遇刺案正式开庭。雷萨科夫否认刺杀沙皇,海夫曼和米哈伊洛夫拒绝作证,其他人都坚持说雷萨科夫没有参与刺杀行动,基巴斯契夫解释说只有沙皇的马车受到了严重的损坏。

由于这个案件的特殊性,因此大多数被告人所享有法庭指定的辩护律师形同虚设,只有基巴斯契夫的律师杰拉德真正进行了辩护,基巴斯契夫坚持说他采取的极端手段是因为和平变革的方式在当下社会不可能实现,杰拉德也极力从委托人的生活方式方面来为其辩护。热利亚博夫则在法庭上不断斗争,他从证人的陈述中发现谎言,并嘲笑检察官逢场作戏一般的指控发言,将每一个问题都转变为对他的理由的解释,当他提出要求由陪审团来审理被拒绝后,热利亚博夫也拒绝了法庭指派的律师而自己辩护,虽然法官警告说他的发言只能针对检察官的指控,但是热利亚博夫坚持说他刺杀沙皇的动机与政治信仰不可分割,在采取刺杀沙皇的暴力手段原因方面,他表达了与基巴斯契夫一致的观点。

经过三天的审判,329日凌晨3点,最后的辩论结束了,法庭认定六个人刺杀沙皇的指控成立,并宣布六名被告人全部被判处绞刑。米哈伊洛夫和雷萨科夫就他们的判决向新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上诉,但均立刻被这位新统治者驳回了,因为亚历山大三世曾向法庭施压以确保谋杀他父亲的人能够被处决。188172日,沙皇亚历山大三世批准了怀孕的海夫曼所请求的宽恕,对她的判决从绞刑减为终生苦役。

审判对司法改革的影响

亚历山大二世遇刺案导致了19世纪俄罗斯政府的社会改革进程受到影响,这首先就可以在对案件的审判中得出结论,纵观案件整个审判过程,应当说是违背了1864年司法改革的成果与要求。

第一,法院指定律师的无力辩护。1864年司法改革引入律师制度后,规定被告有权聘请辩护律师,律师享有辩护权,并且要求律师必须有社会良知,律师自治组织——律师协会的建立也保证了组织自治,避免了政府权力的干预。这样一来,尽管代理政治案件具有极大风险,部分律师仍然会为了正义和职业荣誉而为政治犯辩护。在此案的审判中,除一名律师外,大多数由法庭指定的律师都没有良好地履行辩护义务,被告人的权利基本无法得到保障。当然,律师在帝制俄国呈现出夹缝中生存的窘状,沙皇专制、贵族官僚的特权都对律师群体本身及其司法实践造成阻碍。

第二,法庭拒绝陪审团参与审判。俄国在1864年司法改革中所形成的陪审团制在形式上彰显了司法民主,提高了民众的法律意识,并在一定意义上传播了法律平等的意识,此外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民众接受法律知识和法律教育。可以说,在当时的俄国社会,其不仅具有法律意义,还具有更强的社会意义。但是从亚历山大二世遇刺案的审判中,被告要求陪审团参与审判的请求被拒绝,这本身就是对当时司法制度赤裸裸的无视。

第三,在1881年亚历山大二世被暗杀后,国家通过了非常防卫和加强防卫法规以加强对革命者的处罚,政府将国事罪犯交由军事法庭审理,军事法庭适用战时法律,经常将罪犯判处死刑。可以说,亚历山大二世遇刺案导致1864年司法改革所取得的成绩付诸东流,这无疑是对俄国现代化进程的沉重打击,而其背后所深藏的本质则是:专制的保守本能和现代化要求是无法协调的,二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天然张力。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2018-07-25

(作者:王海军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