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中国
鲁玉桢:历史比小说更精彩——围绕“相州劫案”的暗战
发布部门:法史网     发布时间:2018-09-05

  ▲ 王安石(1021-1086年)

宋代是中国古代的重要转折时期,有人称其为华夏民族文化之造极,也有人称其为现代的拂晓时分。两宋三百多年间,各种思潮此起彼伏,改革保守势力对峙,党派关系错综复杂,为了争夺政策主导权而殊死拼争,以王安石变法时期最甚。发生在熙宁七年(1074)相州劫案,可以说是这种政治生态的缩影,宛如炎热夏季的沉闷水潭中,落入了一颗硕大的冰雹。

旧案引发风波

相州劫案发生后的第三年(1077),王安石(1021-1086)提拔的中书刑房堂后官周清核查该案后,认为原审存在重大问题:两名盗贼虽然杀了人,但在杀人之前得到了盗魁的指示,并非他们自主的决定,属于从犯。依照熙宁年间的新法:“凡杀人,虽已死,其为从者被执,虽考掠,若能先引服,皆从按问,欲举律减一等,不应判处死刑。相州原审官将三人一并处死,为错误之一;案件上至刑部时,刑部未予驳正,为错误之二。应当追究相州原审官与刑部官员的失入人死罪

此时,案件属于一般法律争议,涉及的只是法律适用失当、定罪量刑有误。谁也没想到,随着牵涉的人越来越多,竟引发了北宋官场的强烈地震。神宗将案件交给大理寺复核,负责复核的详断官窦萍、周孝恭认为原审判决并无不当,复核裁决原审不存在失入人死罪的错判。周清不服,再次驳至刑部。刑部核定后,又表示支持周清的驳正。至此,以周清、刑部为一方,窦萍、周孝恭、大理寺为另一方,法律之争升级为部门与部门之间的争议。

争议无限蔓延

正当刑部、大理寺争执不下之时,案件另起波澜。京城情报机构皇城司侦查发现,两位先后在相州任职的官员陈安民、潘开赍三千余缗进京,试图贿赂大理寺官员。要是心里没鬼,何必偷偷行贿!显然是因为劫案错判而心虚。王安石提拔的谏官、新党骨干之一蔡确(1037-1093)向神宗举报说:陈安民这人不简单,他的外甥大理评事文及甫,是三朝元老文彦博(1006-1097)之子,又是当朝宰相吴充(1021-1080)的女婿。

元丰元年(1078)闰正月,神宗下诏:“近降相州吏人于法寺请求失入死罪刑名事,缘开封府刑狱与法寺日有相干,深恐上下忌疑,不尽情推劾,致奸贼之吏得以幸免。宜移送御史台。随后,神宗又命蔡确参与御史台对此案的审理。蔡确动用刑讯手段,逼迫详断官周孝恭承认犯罪,却未能使另一位详断官窦萍认罪。陈安民也承认,确实跟文及甫打过招呼,文及甫也承认向其父吴充报告了此事,吴充之子吴安持也参与其中。

神宗下诏对涉案官员作出处分:旧派陈安民、文及甫和吴安持等人均被贬;新派周清因驳正相州案有功,晋升一级官阶。处分结果公布后,蔡确觉对吴安持等人处罚过轻,多次率领御史上奏,意在将宰相吴充逐出朝廷。吴充虽未过问相州劫案,但事连其子吴安持,怕事情闹得不可收拾,遂上表乞罢相。神宗不准,案情逆转,新派并未大获全胜,反而是吴充、文彦博等重回朝堂核心。

制度与人

历史真的比小说更精彩。谁又能想到,原本与案件毫无关系的吴充,竟莫名其妙的成了本案的胜负手。其身份的特殊性,成了本案的决定性因素:吴充、吴安持、文彦博、文及甫虽然都反对王安石变法,但并不属于旧党,只能算是中立派,是朝廷的政治稳定器。神宗支持王安石变法,放任蔡确追击旧党,却不会容忍对中立派下手。加之吴安持又是王安石的女婿,王安石也不愿意对吴氏父子打击过重。

本案令人深思之处还在于:制度不仅是人的单向产品,制度与人之间,还有更深层的塑造和互动关系:好的制度可以改善人的品行,坏的制度会恶化人的品行,甚至将人变得面目全非。周清提出相州劫案存在判决错误,背后就有制度的因素。几年前王安石为了推行变法,规定若刑房能较审刑院、大理寺、刑部断狱违法得当者,一事迁一官,用升官激励官员发现裁判错误,把高度复杂的刑案检核,当成了可以简单量化的计件工作。周清、蔡确死咬相州劫案不放,与这条规定的非正常激励有很大关联。

另一方面,作为审判机构的大理寺,原是国家最后一级审判机构;作为法务谘议机构的刑部,则承担立法、法律修订、法律解释、法务谘议等职能。然而,宋代中央政府加强皇权,使作为司法机构的大理寺与作为法务谘议机构的刑部经常对峙,形成两强相争、各不相让的局面。这对皇帝无疑是有好处的,但对于解决疑难案件却堪称灾难,许多并不复杂的案件闹到久拖不决,其实并非法律上太复杂,而是两个机关互不相让,法律之争成了意气之争,甚至无限蔓延为人事和派系之争。

由于没有终审概念和终审机构,古代的许多案件会在判决、申冤、平反、另一方申冤、反平反的循环中来回折腾,甚至直到当事人死绝,才以不了了之的方式消失在历史之中。其更深层的原因在于认识论,当时的人们还无法做到承认人类认知的有限性,承认历史事实的不可复原性和法律事实的相对性,因此没有形成现代人所说的终审概念。从这一意义上讲,除了人事和政治因素之外,大理寺和刑部围绕相州劫案的拉锯和暗战几乎是难以避免的。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2018-09-05

(作者:鲁玉桢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